欢迎来到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网站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PROOF BY ACTUAL COMBAT

迟来的二审判决——扭转户籍赔偿结果纪实

      2009122日,那是一个挨近年边的日子,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满带笑容的人,连空气中都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告诉我们农历新年马上到了,偶尔传来清脆的鞭炮声点缀着节日里的氛围也让大家听见了新年的脚步。就在这万家都准备过一个祥和快乐的新年的时候,我同学在打街上找到我,很急的样子,他告诉我让我去做一个案子,一个一审已经判决的案子,当时我的心都凉了,在司法的实践当中如果一审法院没有严重的错误原则上要在二审的时候推翻一审的判决是很难的……

  我和同学打车来到城郊他表妹家,那是县城与农村的结合地带,听同学说是租赁的房屋,进得屋去,就看见一个30多岁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客厅一张条凳上,两眼发直没有常人的那种目光的闪烁。同学向我指指他说:就是他,现在脑壳有问题了,撞傻啦!我们说话的时候他连头也没有动一下,甚至眼睛都没有转一转。我大量着四周的环境,客厅可能有十几个平方米的样子,最里面放了一张八仙桌和四张条凳,在客厅的靠窗户边摆放着一张用铁皮做的灶台,上面摆放着铁锅、铝锅和电饭煲,灶台对面的小台上零乱的放着一些蔬菜之类的东西,本来面积就不大的客厅显得更加的狭小。这个客厅、厨房、饭厅三结合的布局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进城务工的农民住处的典型表现。一个30来岁的妇女冲忙进屋,脸上写满了“愁”字。同学介绍是他的表妹,当我同学介绍我是从重庆市区回县城休假的律师时我看见她写满“愁”字的脸上顿时的有了一丝笑容。

  听完同学表妹的介绍,我才知道案件的大体情况:200792019时,张荣奎(后来的当事人)被黄某某驾驶的摩托车给撞成重伤,车主又是郗某某,郗某某把车是借给邓申明的,案情比较复杂,对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当事人几方都没有异议,唯独产生争议的是张荣奎应该按照城镇人口的标准赔偿还是应该按照农村人口的标准赔偿(按照当时处理交通事故的标准城镇人口的标准是11570元/年,农村人口的赔偿标准是3509元/年,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在人身损害赔偿里能悬殊161220元的差别)。经过交通警察大队调解无效后,200834日,张荣奎以人身损害为由向重庆市荣昌县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经过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于2009119日做出一审判决,一审判决经过慎重裁判认定了张荣奎为农村人口,这样一来张荣奎的残疾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就比城镇人口少75983元。这一判决犹如一个晴空霹雳打在张家人的头上,7万多元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很小的一个数字,但对于一个进城务工的农民来说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更感觉可悲的是,有大量的证据能证明张荣奎从2002529日到事发时都在重庆市荣昌县城从事鲜肉经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规定: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有正当的生活来源的应该认定为城镇人口。从当事人给我介绍的案情上我感觉这一判决是有些错误,但是司法实践中要推翻一审判决好比做饭的时候做了夹生饭要再煮好那就很难了。

  从2007920日发生交通事故到一审判决下来,整整一年零三个月,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就只有那么傻傻的呆做在家里,红火的鲜猪肉经营也只有停业,他的妻子不得不在街上挑着担子沿街叫卖水果来扶养70多岁的父母,俩个未成年的子女,现在还加上一个半傻的丈夫。一审判决下来让这个坚强的妇女都快崩溃了,但她始终还是坚信法律应该是公正的,他们不应该受到这么不公正的待遇。认真审查当事人在一审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一审法院的判决书后我自己感觉到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上面确实有错误,但从我内心来说我不想接这案子,因为我担心二审没有改判过来那么就是给当事人增加了经济上的负担。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给张荣奎的妻子的时候,我看见她刚才才有的一点笑容顿时又被“愁”字所遮盖,好像在沙漠里干渴的跋涉者看见了绿洲但靠近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海市蜃楼一样的绝望。片刻的沉思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是对法律公正的信任中充满了绝望的双眼,我抬头看见墙壁上零星的挂着三、四块烟熏的腊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一个和谐的家庭遇上不幸的事情本来就是件悲哀的事情,再遇上一种不公正待遇那就屋漏又遇连夜雨,在我法律字典里只有一个信条“公正有时会睡着,但它绝不会死去”。这一刻我坚定的接下了这桩准备推翻一审判决的案子。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四处的想办法给当事人收集证据,一次,我看见他家墙上挂着一个类似工商营业执照之类的东西,当我取下这被尘埃所覆盖的东西打扫干净才发现是一张卫生许可证,而且时间一直到20081231日,当时我欣喜若狂,这不是能证明发生交通事故前一直在从事鲜肉经营吗?之后,有从他们家的废票据里找到了几次交款的发票,最后到工商行政部门去开具了证明。一切准备妥当之后,2009415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桩上诉案子,在法庭上我一个人面对对方三个代理人和三个当事人据理力争,最后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我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并采纳了我所提出的代理意见。

      200965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认定张荣奎为城镇人口,改判了重庆市荣昌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错误的地方。当我把这迟到判决交给当事人的妻子的时候我看见她眼睛有泪光在闪动。


作者:康渝律师戴厚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