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网站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PROOF BY ACTUAL COMBAT

改变辩护的思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2年11月8日,接受被告人刘某某的家属委托为他做刑事辩护人。刘是一个退休的老年人,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被杨某某和邓某某利用为他们篡改职工的档案,让他们提前领取社保工资。使59人不符合提前退休职工提前领取社保金,总共涉案金额708832.88元,其中刘某某参与诈骗21次,骗取社保金243021.90元。按照目前重庆的司法实践,5000元作为个人诈骗案的立案标准,5000元—50000元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50000元—500000元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500000元以上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刘某某在团伙作案中参与21次,涉案金额243021.90元,大概刑期在3年到10年之间。
      作为律师在刑事辩护中尽量为自己的当事人做无罪或者是最轻的辩护,接受这个案子之后多次到江北区复盛看守所会见当事人,了解案情。当事人对自己参与的21次诈骗案供认不讳,并带侦查人员到复印店、印章篆刻店现在指证,整个侦查阶段无违法取证的行为。那么,这样的结果下去有可能当事人将面临着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案件到这时候已经走入了一个尽头。
      随着开庭时间的逐渐临近,心的焦虑越来重,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年人将会在监狱度过3年以上的监禁生活,他会承受得起吗?每次去江北复盛看守所出来,我的心情都非常的复杂。因为每次他都用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我,我每次都笑着告诉他:快出来了,不会送劳改农场去。其实在这样案件事实和证据材料确凿的状况下,要判到缓刑或者是很短的刑期好像是不能实现。就在法院通知开庭以后,有天我和助手在讨论这案子时候突然想到了辩护的思路。
      2012年11月27日 ,江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杨某、蒋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等诈骗江北区社保局一案。江北区检察院对刘某某的建议量刑是有期徒刑4年到5年。在法庭辩论的阶段,前面3个被告人的律师都提出了大致雷同的辩护观点,要么就是认罪态度好,要么就是从犯,要么就是有自首,还有律师居然提出不是诈骗的观点。我做为第四被告的律师,只提了两个辩护意见让全场,包括审判员,旁听家属都震惊。一、公诉机关在认定诈骗金额上存在严重的问题,被告人虽然参与诈骗21次,涉案金额243021.90元,但是这些不应该认定全部是诈骗的金额。理由是:社保金的组成部分由国家社保基金、个人缴纳社保金、单位缴纳社保金。个人缴纳的部分是存在自己的个人账户上,假如个人死后还可以作为遗产由继承人继承,提前支取了自己应该享有的部分算不算是诈骗?而且个人缴纳的社保金最低档在40%,那么公诉机关对诈骗金额的认定存在严重问题。二、本案中我的当事人实施篡改职工档案的行为,只是达到诈骗社保的一种手段,作为社保基金的政府管理部门没有严格把关才让诈骗行为得逞,当然不排除社保职能部门中有渎职或者其他犯罪才能让这么多职工诈骗社保成功。正因为社保部门的失职或者其他原因才促使被告人有机可乘,促成犯罪行为的顺利完成,相应的政府部门把关严格就不会一系列的犯罪完成。当我辩护完之后,我看见审判人员一起低语了一阵。审判长问我,依据从那里来的,我心头一悦,非常坚定的说: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当审判长这样一问,我就知道案子将会有转机,因为其他几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几乎雷同,就是些初犯、偶犯、从犯等等,根本就没有谁像我这样去抓住案件的本质,我相信就是我的辩护意见与其他人的与众不同才会出现如此效果。
       经过,漫长的等待,包括春节我的心一直都没有喜悦起来,一直焦虑的等待着法院的判决。2013年3月28日,江北区人民法院一审作出(2012)江法刑初字第01285号刑事判决,判决第四项、被告人刘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我的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当事人还有一个月就刑满释放。
判决书如下: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某某,女,1 964年6月20日出生于重庆市沙坪坝区,身份证号码51021219640620xxxx,汉族,初中文化程度,重庆第三电器厂员工,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沙坪坝区。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 2年4月19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2年5月2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柳某某,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廖某某,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蒋某某,女,196 3年8月8日出生于重庆市沙坪坝区,身份证号码51021219630808xxxx,汉族,高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沙坪坝区,现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2年4月2 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易某某,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某某,女,1954年12月4日出生于重庆市沙坪坝区,身份证号码51021219541204xxxx,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沙坪坝区,现住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 2年4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朱某某,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某某,男,1955年6月1日出生于重庆市渝北区,身份证号码51 02241 955 06 01xxxx,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新渝路500号。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 012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戴厚奎,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邓某某,女,1 9 79年5月8日出生于重庆市九龙坡区,身份证号码51021319790508xxxx,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重庆市九龙坡区,现住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中梁村。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2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周某某,重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12] 93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涉嫌犯诈骗罪,于2 012年11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陈x出庭支持公诉,上列各被告人及辩护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公诉机关于2 012年1 2月2 0日申请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自201 0年上半年以来,被告人杨某某先后与被告人蒋某某、邓某某共谋,通过收取他人一定数额的“办理费”,为他人伪造、篡改个人档案,虚构他人从事特殊工种并达到一定年限的工作经历,使他人符合提前退休的条件,从而骗领社会保险基金(以下简称“社保金”)。为使目的得逞,蒋某某、邓某某先后联系被告人郭某某、刘某某,由郭某某、刘某某负责对个人档案进行伪造、篡改。为获取更多非法利益,杨某某还先后联系罗某某、赖某某、漆某某等十余人(均另案处理)充当中间人,为其介绍人员办理虚假提前退休手续,共同从中牟利。具体方式为:杨某某通过中间人或直接收取办理人员1 0000至35000元不等的“办理费”,除中间人作为“好处费”截留一部分外,将1 0000元或15 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交杨某某,杨某某截留部分后,将7 000至8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和邓某某,蒋某某和邓某某从中截留4000元或5 000元后,再将3000元或4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分别交郭某某、刘某某伪造、篡改。郭某某、刘某某将伪造、篡改好的个人档案通过蒋某某和邓某某交给杨某某,杨某某再将伪造、篡改好的个人档案以重庆xx工艺制品有限公司员工的名义向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料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江北区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在骗过江北区人社局审核后,使不符合提前退休条件的59人骗领社保金共计708832. 88元。其中,被告人杨某某参与诈骗作案59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共计708832. 88元;被告人郭某某参与诈骗作案38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共计465810. 98元;被告人蒋某某参与诈骗作案37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共计458205. 35元;被告人刘某某参与诈骗作案21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共计243021. 90元;被告人邓某某参与诈骗作案2 0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共计239584. 14元。
       公诉机关当庭举示了相应证据证明其指控,并据此认为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已构成诈骗罪,提请对五被告人依法判处。
       五被告人对起诉指控的基本事实均无异议,被告人杨某某辩称其不构成诈骗罪而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刘某某提出其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的意见。
       被告人杨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应当将杨某某代为缴纳的20余万元从犯罪数额中扣除,杨某某有立功情节,应当减轻处罚的意见;被告人蒋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蒋某某系从犯且有立功情节的意见;被告人郭某某的辩护人提出郭某某系从犯的意见;被告人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刘某某应视为自首且系从犯的意见;被告人邓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已缴纳的社保金应当从犯罪数额中扣除,邓某某系从犯且有自首情节的意见。
      经审理查明,自201 0年上半年以来,被告人杨某某先后伙同被告人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为他人伪造、篡改个人档案,虚构他人从事特殊工种并达到一定年限的工作经历,使他人符合提前退休条件骗领社会保险基金(以下简称“社保金”),通过收取他人一定数额的“办理费”的方式共同从中牟利。具体方式为:杨某某通过中间人或直接收取办理人员1 0000元至35000元不等的“办理费”,除中间人作为“好处费”截留一部分外,将1 0000元至15 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交杨利,杨某某截留部分“办理费”后,将7 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和邓某某,蒋某某和邓某某从中截留部分“办理费”后,再将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办理费”及个人档案分别交给郭某某、刘某某伪造、篡改,如骗领社保金人员没有档案,则由郭某某或刘某某为其伪造档案。郭某某、刘某某将伪造、篡改好的个人档案通过蒋某某和邓某某交给杨某某,杨某某再将伪造、篡改好的个人档案以重庆xx工艺制品有限公司员工的名义向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料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江北区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在骗过江北区人社局审核后,使不符合提前退休条件的59人骗领社保金共计708830. 66元。具体事实如下:
      1、2 01 0年2月,杨某某将胡某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胡某某于2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022. 97元。
 2、201 0年5月,杨某某将李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李某于2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9023. 85元。
      3、201 0年8月,杨某某将王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8544. 72元。
      4、2 01 0年9月,通过周某(已死亡)的联系,杨某某将瞿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瞿某于2 011年11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441. 64元。瞿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441. 64元。
      5、201 0年下半年,通过罗某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罗安(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罗某于2011年11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168. 58元。罗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168. 58元。
      6、2 01 0年12月,通过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李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李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126. 08元。李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6126. 08元。
      7、2 01 0年12月,通过周国、查蓉的联系,杨某某将黄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黄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0657. 34元。
      8、2010年12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吴亚(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吴亚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628. 83元。吴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628. 83元。
      9、201 0年12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通过杨某某、刘某某伪造了陈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后,使陈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 7 526元。陈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 7526元。
      1 0、2 01 0年底,通过漆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罗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罗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173. 04元。漆利已退出16173. 04元。
      11. 2010年底,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张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张某于2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5582. 16元。张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5582. 16元。
    12、201 0年底,通过罗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张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张某于2 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197. 02元。张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3197. 02元。
    13. 2011年初,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通过邓某某、刘某某伪造曹某的个人档案后,使曹某于2011年1 0月至2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178. 35元。
    14、2011年初,通过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王超(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276. 24元。王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4276. 24元。
    1 5、2 011年1月,通过赖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陈容(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陈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885. 52元。赖某、陈某已退出12885. 52元。
    1 6、2 011年1月,通过李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王英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8345. 44元。
    1 7、2011年1月,通过周国的联系,杨某某将李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李某于2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081. 94元。李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3081. 94元。
    1 8、2011年1月,通过贺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粱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梁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1161. 52元。
    1 9、2 011年2月,通过李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程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程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155. 04元。李某、程某分别退出3000元。
    2 0、2 011年2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郭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郭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591. 82元。郭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3591. 82元。
    21、2 011年上半年的一天,杨某某将陶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陶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8410. 58元。
    22、2 011年2月,通过谭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王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9769. 92元。 
 2 3、2 011年2月,通过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陈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陈某于2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240.9元。
   24、2 011年2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戴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戴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671. 28元。戴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6671. 28元。
    25、2 011年2月,通过周国的联系,杨某某将成辉(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成辉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763. 73元。成辉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763. 73元。
    26、2 011年春节后,通过杨某的联系,杨来了将邓某(已判刑)的丈夫王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666. 72元。邓某已退出14666. 72元。
    27、2011年2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唐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唐某于2 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475. 83元。唐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475. 83元。
    28、2 011年3月,通过李某的联系,杨某某将袁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袁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1420. 32元。
    29、2 011年3月,通过张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陈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陈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7183. 28元。
    30、2 011年3月,通过周某、江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江某的丈夫李桥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江某以李某的名义于2 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825. 62元。江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3825. 62元。
    31、2011年4月,通过李某、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田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田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600. 67元。
    32、2 011年4月,通过贺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王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011年1 0月至2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999. 67元。
    33、2 011年4月,通过史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高某(已判决)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高某于2 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087. 08元。史某、高某分别退出2 000元、5000元。
    34、2 011年5月,杨某某通过漆某、庞某(已判刑)的联系,将庞某的丈夫马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庞某通过伪造马某的档案于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1759. 92元。庞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1759. 92元。
    35,2011年5月,通过李某的联系,杨某某将谭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谭某于2011年1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0848. 55元。
    36、2 011年5月,通过周某、张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杨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杨某于2 011年9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21148. 24元。
    37、2 011年5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夏某的个人档案交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夏某于2 011年1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710. 35元。  
38、2 011年5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黄某的个人档案交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黄某于2 012年1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7546. 88元。
    39、2 011年6月,通过贺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彭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彭某于2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328. 94元。彭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4328. 94元。
    40、2 011年5月,通过周某、黄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黄某的丈夫石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石荣于2011年1 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681. 83元。黄某、石某已退出
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6681. 83元。
    41、2011年5月,杨某某将廖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廖某于2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191. 84元。
    42、2011年5月,通过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魏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魏某于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312 3. 12元。魏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 312 3元。
    4 3、2 011年5月,通过李某、向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向渝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向渝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7937. 39元。
    44、2 011年6月,通过周国的联系,杨某某将余新明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余明于2 011年9月至2 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256. 64元。
    45、2 011年6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徐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徐某于2 011年1 2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0254. 95元。徐某己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0254. 95元。
    46、2 011年上半年,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李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李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4896.3元。
    47、2 011年7月,通过谭某、谢某、袁某(均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刘某(已判刑)的个人给档案交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刘某于2 011年1 0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1280. 87元。袁某、刘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1280. 87元。
    48、2011年7月,通过周某、郭某的联系,杨某某将赵某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赵某于2012年1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6821. 36元。
    49、2 011年7月,通过郑某、黄某的联系,杨某某通过刘某某伪造赵某的个人档案后,使赵某于2 012年2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3437. 76元。
    50、2 011年7月,通过郭某(已判刑)的联系,杨某某将刘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刘明于2 011年1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7978. 79元。刘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7978. 79元。
    51、2 011年7月,通过陈某、江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牟某的个人档案交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牟某于2012年2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5782.2元。
    52、2 011年7月,通过罗某的联系,杨某某将颜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颜某于2 011年9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6469. 52元。
    5 3、2 011年8月,杨某某将张某(已判刑)的个人档案交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张某于2 011年1 0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12966. 44元。张某已退出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的12966. 44元。
    54、2 011年9月,通过刘某的联系,杨某某将何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何某于2 012年2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2810. 31元。
    5 5、2011年1 0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刘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刘某于2012年2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5586. 81元。
    56、2 011年11月,通过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王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王某于2 012年2月至201 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5126. 55元。
    57、2011年11月,通过刘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杨平的个人档案交给邓某某、刘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杨某于2 012年1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4863. 68元。
    58、2 011年11月,郭某某将李某的个人档案进行伪造、篡改后通过蒋某某交给杨某某,杨某某以重庆市豪鸿工艺制品有限公司员工的名义将李某的个人档案交江北区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后,使李某于2 012年2月至2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7605. 63元。
    59、2 011年12月,通过杨某的联系,杨某某将易某的个人档案交给蒋某某、郭某某进行伪造、篡改后,使易某于2 012年2月至2 012年4月从江北区人社局骗领社保金5532. 09元。
    2 012年4月1 8日,被告人杨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杨利到案后,于2 012年4月1 9日协助公安机关将被告人蒋某某抓获归案;蒋某某到案后,于201 2年4月20日协助公安机关将被告人郭某某抓获归案;201 2年5月1 4日,公安民警以办理户口业务为由通知被告人刘某某到公安机关,其到公安机关后被抓获归案;2 012年5月15日被告人邓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五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公安机关查获用于伪造档案的印章、纸张等物品,另从骗领社保金人员处查获退休证、伪造的档案、银行卡等物品。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杨某某退出现金2万元,被告人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分别退出现金3万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的供述、证人官某、谭某、李某、胡某、王某、瞿某、罗某、李某、黄某、吴某、陈某、高某、罗某、马 某、张某、张某、曹某、王某、李某、王某、梁某、程某、郭某、陶某、王某、  陈某、戴某、成某、  王某、易某、袁某、陈某、李某、田某、王某、彭某、谭某、杨某、夏某、黄某、余某、石某、廖某、魏某、陈某、向某、徐某、李某、刘某、赵某、赵某、刘某、牟某、颜某、张某、何某、唐某、刘某、王某、杨某、李某、周某、郑某、查某、史某、漆某、庞某、李某、谭某、邓某、杨某、张某、江某、李某、向某、周某、张某、黄某、赖某、谢某、袁某、郭某、陈某、江某、罗某、刘某、郭某放等人的证言、被害单位的报案材料、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重庆市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人员办理退休暂行办法、养老金领取及养老保险个人应缴纳部分明细表、银行卡交易明细、辨认笔录及照片、指认现场笔录  及照片、指认照片、周国的死亡证明、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  中心鉴定文书、刑事判决书、现金交款单、刑事办案说明、到案经过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伙同他人采取虚构事实的方式,骗取社会保险基金。其中,被告人杨某某参与作案59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70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郭某某参与作案38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46万余元,数额巨大;被告人蒋某某参与作案37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45万余元,数额巨大;被告人刘某某参与作案21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24万余元,数额巨大:被告人邓某某参与作案20次,诈骗社会保险基金2 3万余元,数额巨大,五被告人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予以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而被告人杨某某辩称其构成受贿罪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提出的杨某某向江北区人社局代为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用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的意见,本院认为,单位和个人向江北区人社局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用后,该费用应有江北区人社局管理和发放,属于公共财产的范围,故该费用应计入犯罪数额,辩护人提出的相关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刘某某的辩妒人提出刘某某构成自首的意见,经查,公安民警以办理户口业务为由通知刘某某到公安机关,其到案后被抓获,刘某某主观上不具有投案的主动性,不是自动投案,不构成自首,故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五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被告人杨某某、蒋某某有立功情节,被告人邓某某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蒋某某、郭某某、刘某某、邓某某系从犯,且五被告人退赔了被害单位的部分经济损失,综合上述情节,依法对五被告人不同程度地予以减轻处罚。就辩护人提出的相关意见予以采纳。综上,
根据五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8日起至201 7年4月1 7日止。)
    二、被告人蒋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刑期从判决先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 012年4月19日起至201月1 8日止。)
    三、被告人郭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 012年4月2 0日起至2 014年2月19日止。)
    四、被告人刘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 012年5月14日起至2 01 3年5月1 3日止。)
    五、被告人邓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乏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 012年5月1 5日起至2 01 3年4月14日止。)
    六、五被告人退出的现金发还被害单位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
源和社会保障局,并责令五被告人继续退赔被害单位重庆市江北
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尚未追回的经济损失。’
    七、查获的印章、纸张、退休证、伪造的档案、银行卡等予
以没收。
    (上述罚金、退赔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长    余某
代理审判员    郑某
人民陪审员    戴某某
二0-三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某某
 
 作者: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 戴厚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