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网站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PROOF BY ACTUAL COMBAT

90后少女身陷2000万诈骗集团—一位父亲的救赎

       2016年10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朋友通过他在重庆的朋友联系到我,请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为他侄女诈骗罪一案做辩护。在事务所我和余洋(法拉利事故车赔偿的主办)律师一起接待了从千里之外河北来的朋友,从他们口中得之:女孩任某某大学毕业不久就去北京一家电视购物公司打工,2016年8月重庆警方通知家属任某某因涉嫌诈骗被羁押在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看守所,其他具体情况就无法知悉。看着任某某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河北农民,他期待的眼神是多么渴望的救出自己女儿。在办理完委托手续之后,决定指派团队余洋、叶俊雄律师担任任某某诈骗一案的辩护人。

       第二天一早,团队三个律师和家属一同前往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看守所。由于地图无法显示看守所的具体位置就不能导航,我们只能一路走一路问,终于在上午十时到达大足区看守所。两律师进看守所(只有律师才能进看守所会见当事人)会见任某某,我和任某某的父亲、叔叔三人在高墙下铁门外深秋细雨中默默无语,那个河北女孩的父亲不停的向铁门内张望,那双渴望见到自己闺女的双眼至今难以忘怀。无情的高墙和铁门阻碍了父女情深,正应了那句话:法不容情。细雨里瑟瑟发抖了两个小时左右团队律师会见出来,案情基本搞清楚:任某某从2014年起任宏正康医药科技公司任客服主管,最开始还是感觉是一家正规公司,从2015年夏天开始她已经隐约感觉到公司存在问题,比如:通过虚构身份、编造手续费、税费、邮费、免费用产品等名义骗钱。由于任某某自身法律意识淡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员工没有必要操更多心,就为了一份工作,她还是继续在公司上班。2016年8月18日整个公司员工都一锅端被重庆警方带走,以涉嫌诈骗罪被羁押在重庆市大足区看守所。案情已经清楚,任某某的父亲问我们大致能判多少年?我抬头朢着雨蒙蒙的天空略略思索说: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具体诈骗金额我也不能判断究竟能判多少年。还是任某某的叔叔懂事悄悄的拉我去一边,问我情况晓得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告诉他,以前办理过类似的集团诈骗案子,像她这样公司职员判缓刑的也多,能判缓刑是最好的结果。中午,在大足城里我破例请两个河北人吃了午饭,就因为他们不远千里从河北到重庆来找重庆康渝律师事务的律师为任某某进行辩护,这是一种素不相识信任和重托。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再次到大足区公安局经侦支队找办案的民警,向大足区公安局申请取保候审。得到的答复是:案子没有侦查终结,取保候审容易串供,不同意取保。虽然我们自己觉得很有理由取保候审但是办案机关不同意我们也只得悻悻而去。转眼,2017年的春节将至,我和余洋律师商量:春节前还是去看一看关在看守所的任某某问她有什么需要向家里代信的,或者有什么我们能帮到忙的。毕竟我们还是不能忘记有自己的一个异乡的当事人还羁押在重庆大足区看守所内,这也表示着我们的工作还么有结束,至少作为她的代理人我们还惦记着她的案子。余律师回来后说任某某情绪比较低落,他安慰了她,想想也是的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本来在北京那么灯红酒绿国际化大都市里做着白领,突然一夜间被警察带到遥远的他乡山城重庆,羁押在她自己都不知道地方,并遥遥无期的等待法庭的审判,这样的心情谁遇见了也好不起来,加之春节团圆日又临近,会让失去自由的人更渴望故乡的小山村。其实,很早以前我们做刑事案子最多就是去看守所里会见三次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是侦查阶段、第二次是审查起诉阶段、第三次是法院开庭前夕。当然律师代理费也是按照这三个阶段收取,有些耍小聪明的家属很多就只先请律师做第一阶段的工作,律师进看守所会见之后基本就知道怎么一个判决结果,如果感觉是想要的结果就继续委托律师进行下一步工作,如果感觉结果不是那么理想就不再继续委托,这样可以节省钱。他们并不知道律师的工作并不是会见后所判断的初步结果,而是后面与检察院检察官与法院法官的交流和对案件的努力程度。

        2017年3月份,因案情重大复杂,该案件被移送至重庆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案件到检察院后,叶俊雄律师第一时间到检察院复印了全部案卷材料,包括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书证物证及勘验笔录、电子物证。同时也向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承办案件的检察官提出取保候审申请,得到的答复与公安机关的答复基本一致,虽然我们深知申请取保候审将不会有好的结果,但是我们还是要申请,这就是我们一种坚持的态度,工作做还是不做是态度问题,做得好与不好是我们自己的能力问题。期间余律师和叶律师多次到一分检与承办人交换意见,并多次去永川区看守所会见任某某(因案情需要任某某已经由大足区看守所移至永川区看守所)核实起诉书所指控的内容和金额。

          2017年6月23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渝检一分院刑诉[2017]53号起诉书指控任某某等21人犯诈骗罪,涉案金额2176.986386万元。8月22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以彭某为首的电视购物诈骗集团案,3名审判人员3名法院辅助人员、2名公诉人、21位律师、21名被告到庭参加庭审。庭审第一天由于被告人人数众多从早上9点一直审到晚上21点庭审结束,第二天继续开庭审理。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指派余洋、叶俊雄律师出庭参加庭审,在法庭上对公诉方证据一一进行质证并发表辩护意见:1、涉案公司从合法变成非法的过程,并非任某某能左右,主观恶性小。2、任某某知道公司实施诈骗的时间晚,将全部的诈骗金额认定为她参与不应该不公平。3、任某某系从犯。4、任某某有自首行为。5、任某某有立功表现。6、任某某系初犯并且愿意退赃。

        庭审之后漫长的等待,承办律师三天两头与承办法官联系,阐明自己的观点和补充辩护意见,家属、律师都在焦急等待中迎来了2018年的春节,算算任某某已经在重庆的看守所度过第二个春节了,但是案子还没有最终判决下来。2018年除夕前一天承办律师去永川看守所会见任某某让她耐心等待审判结果,我们一直在努力没有放弃任何一次努力的机会。

       2018年3月27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渝01刑初75号刑事判决书长达67页,判决被告人任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从接案到一审判决,历时535个日夜,康渝人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尽最大努力帮助自己的当事人维护合法权益,就此涉案2000多万任某某在看守所度过两个春节后走出看守所与父亲相聚。

 

 

 

 

 

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     戴厚奎律师